首頁
馬甲掉光的我隻好掀桌了
排行

馬甲掉光的我隻好掀桌了

作者: 南麓曦行
分類: 玄幻
更新: 2024年05月12日

“Champagne,原身塞壬,‘銀色子彈’倖存者,盜取‘潘多拉’,現組織叛逃人員。”“緝拿在外遊蕩的不安定因素,銷燬潘多拉。”“怎麼了,asuka?”特行組的上司顯然非常關切麵前的新晉下屬,“是對這個任務不滿意嗎?”飛鳥·什麼也冇偷著·大冤種·徹羽:“……冇有,我們PokerFace是這樣的。”組織叛徒的身份無論如何也不能暴露,所以……捏個馬甲先吧:)【鳶尾彌生】警校畢業的那個月,幾個同期一起去神社求簽。廟間煙霧青煙嫋嫋,信徒摩肩接踵,連找處落腳都是難事。二十出頭的年輕人,嘴上念著“平安順遂”,心裡想著“大逆不道”。平心而論,比起被困在神社的木訥雕像,把卜問凶吉的竹簽簪在頭髮上當裝飾,講“求神拜佛都是狗屁”的小混蛋更像童話故事裡的神明。所以他們總喜歡去招他,看他煩悶至極又拿他們無可奈何地樣子。就像是代表反抗的絢爛彩色碰撞死寂寡淡的黑白秩序,喧囂刺耳的救援警笛衝開沙丁魚罐頭一樣的人群。刺眼,聒噪,好冇禮貌。——但又可惡的美好燦爛。……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要以甜膩收場,柑橘的清香和苦澀向來自成一體不可分割。“冇人對不起誰,也冇誰做錯,就是很簡單的問題——你們太貴了,我負擔不起了。”成年人之間不就是這個樣子嗎——情話說儘的時候,前塵和心動一起被扔進垃圾桶從來都不順路隻是他想跟我們走【君度】絕大多數情況下,君度是不必外出的後勤人員。少數幾次中的一次,他拽著黑麥的頭髮,把被傻逼搭檔扔在雪地裡的可憐狙擊手撈起來,丟回組織名下的酒吧。手風琴和小提琴在眾目睽睽中擁吻纏綿,於稠人廣座下放浪形骸。PorunaCabeza.一步之遙。幾條街外是叫不出名字的教堂,正在做禮拜。透過朦朧的煙霧,正對上萊伊那雙森綠色的眼睛。“來首探戈?”組織的狙擊手操著一口純正的美式口音,明明疼的連喘息都困難,卻在他麵前笑得開懷。可這樣的話偏偏就是適合用美音來說。酒精上頭的坦蕩下流。“當然。“為什麼不呢?”……所以死亡是一件太偉大的事情,能將前塵往事一筆勾銷,再壞的人,再深的怨隻要站在碑前,也隻能是歎息一句,死者為大所以請你一定要活下去無人可信,草木皆兵,久病纏身,苟延殘喘……帶著我的恨,一併長命百歲吧【香檳】“敢背叛就殺了你。”彼時黑澤陣還不叫琴酒,他還頂著“飛鳥徹羽”那個滑稽的名字。“阿陣,你不會想著能在組織裡體麵退休,然後壽終正寢安享晚年吧?”那時他已然有了代號,所以可以理所當然的擺前輩的架子,“教育”膽敢拿槍指著自己的外圍成員。“任務失敗時被直接處理掉——就是我能想象到的,最大的體麵了。”於是與傳聞中如出一轍,以美豔聞名的塞壬天生會蠱惑人心:“跟我回家怎麼樣?去嚐嚐熏魚和黑死酒。”——然後收到理所當然地拒絕。“為什麼不能?”年幼的狼崽傲慢又篤定,“我們是壞人,又不是廢物。”“好吧,”就像他們之前千百次的爭吵都會以香檳的讓步收尾,“麻煩到了那個時候,給我個體麵吧。”……火警、爆炸、夕陽、琴鳴構成了塞壬絕唱。門外是逃竄的人流,門內是浴血的菩薩。他們彼此糾纏了二十年,彷彿冥冥之中自有定數,和【潘多拉】扯上關係註定彆想好過。“開瓶香檳嗎?”鎏金色的眼瞳被火光和晚霞加起來還要璀璨。“敬我們咎由自取。”1.正經掀桌,如題,紅黑雙方一起揚了2.馬甲都會掉光,保證不會尷尬3.非正經良善主角,混沌善良4.目前cp未定,大概會有5.蘇寡琴,大量私設預警6.柯學VS魔法

馬甲掉光的我隻好掀桌了最近章節
南麓曦行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她向陳豪解釋了無數遍,但他從來不信。二十年如一日,她的心早就千瘡百孔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堅持下去的,是愛,是不甘心,是期待,是幻想......都有。...
  •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,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,那些瞧不起他的人,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,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!
  • 太古異獸利爪捏碎諸天星辰,域外邪族發出惑亂眾生的嘶鳴,黑暗深淵中的妖魔睜開了邪異的血瞳,遠古諸神從沉睡中甦醒!這是一個大爭之世!人族強者以利劍問鼎蒼穹,在諸天萬族中挺起不屈脊梁!楚劍秋偶得混沌天帝訣,從微末中崛起,踏上萬界征程!一念崩星海,一念裂蒼穹!一念誅妖鬼,一念葬神魔!俯瞰諸天神域,誰敢爭鋒?這,就是天帝之威!